• 02月21日 星期三

新加坡政府出招管神秘盒 不让它成为潘多拉

作者:张千雪

新加坡政府出招管神秘盒 不让它成为潘多拉

新加坡政府宣布将限制神秘盒子奖品价值,以免商家诱导消费者赌博。(早报制图)

几元的“神秘盒子”可能开出钥匙包或扑克牌,但也可能开出苹果手机或电脑?曾经风靡一时的神秘盒子如今几乎消失于新加坡市场,近日,赌博管制局更宣布为神秘盒子游戏的奖品设100元(新币,下同,约490元人民币)价值顶限。神秘盒子究竟是什么?它又为何逐渐销声匿迹?

什么是“神秘盒子”?

神秘盒子(mystery box)与小孩子热衷的扭蛋,以及近年爆火的“盲盒”有着相似的概念,也就是让消费者在无法提前得知具体商品的情况下,凭运气随机抽选外形相似的礼盒,而这一概念似乎都最早源于日本的“福袋”。

不过,与扭蛋、盲盒和福袋不同的是,神秘盒子里的商品价值,通常与盒子售价大相径庭,而每个盒子的物品价值也大不相同,消费者购买时也无从得知盒内物品究竟是哪种类型的商品。

商家用各种高价电子产品作为诱惑,鼓励消费者花小钱碰运气,不过最后大概率会抽到廉价的小商品,有欺骗消费者之嫌。

新加坡政府出招管神秘盒 不让它成为潘多拉

神秘盒子虽然与盲盒、福袋、扭蛋等概念相似,但因奖品差价悬殊,有欺骗消费者之嫌。(早报制图)

新加坡政府出招管神秘盒 不让它成为潘多拉

神秘盒子虽然与盲盒、福袋、扭蛋等概念相似,但因奖品差价悬殊,有欺骗消费者之嫌。(早报制图)

神秘盒子为何踩到法律红线?

神秘盒子贩卖机最早走红于台湾,2017年先后进入马来西亚和新加坡。短短不到一年,这类贩卖机在本地盛行起来,2018年有至少四家业者在全岛经营近50台贩卖机。

贩卖机标榜让消费者用5元或10元,即有机会兑换到高价的神秘礼品。本地就曾有网红花340元开箱整台贩卖机里的68个神秘盒子,结果开出的多是木夹子、随身镜、挂饰、牙刷架等廉价小物,仅有五件价格远高于5元,包括麦克风、空气加湿器、小蓝牙音箱、限量版吉蒂猫(Hello Kitty)电脑。但即使抽到高于售价的商品,大多也是山寨货或冷门品牌。

不过,由于这类贩卖机“以小博大”的经营模式触犯公共赌馆法令,新加坡警方2018年禁止相关业者继续运作。山不转路转,其中一家业者“Hey Box”改以“透明盒”取代“神秘盒”,让公众清楚看到盒内物品,再自行斟酌是否购买。但少了神秘元素之后,“透明盒”的销量急剧下滑,如今神秘盒子贩卖机已在本地销声匿迹。至于其他类型的贩卖机如抓娃娃机则可继续营业,因消费者可以看到里头的奖品。

为避免公众掉入赌博陷阱,由新加坡赌场管制局重组而成的赌博管制局(简称赌管局)8月16日宣布从明年起,贩卖神秘盒子产品的零售商须遵守类别执照条例,奖品零售价不得超过100元。

针对这一新措施,触爱家庭服务资深辅导员陈汉锡受访时说:“5元、10元看似很少,却也很容易纵容消费者的贪念,让他们逐渐赌上瘾。”

陈汉锡认为,新条例能够间接保护消费者,同时也是提醒和督促商家要有社会良知,不应引诱消费者赌博。

新加坡政府出招管神秘盒 不让它成为潘多拉

由于神秘盒子贩卖机触犯公共赌馆法令,警方在2018年禁止相关业者继续运作。(档案照)

为何“盲盒”人气不减?

和神秘盒子不同,盲盒(blind box)在近几年持续畅销,甚至掀起“盲盒经济”,将盲盒商业模式推向高峰。

盲盒一般作为系列销售,一个系列里有多个基础款和一两个隐藏款,消费者知道自己购买的系列有哪些设计,却又无法确定具体买到的是哪一个,这样的不确定性能够刺激消费者的购买欲。

今年4月“入坑”盲盒的陈芝欣(化名,28岁),至今和弟弟一起购买的盲盒多达28个。她虽然不是迪士尼的铁粉,但其中10个盲盒是泡泡玛特迪士尼系列的造型公仔,几乎集齐了整个系列。尽管每次只买一个,但买得越多,想要买到指定款式的欲望,就像滚雪球一样越滚越大,难以控制。

陈芝欣受访说:“盲盒是未知的,在购买和打开的过程中会给人带来期待感和惊喜。” 不过她也坦言,若不是以盲盒的形式,而是以相同的价格直接购买摆件的话,自己大概不会购买。

泡泡玛特的创始人王宁曾说:“买盲盒就像买冰淇淋,存在的意义就是让消费者获得5至10分钟的多巴胺。”盲盒的销售模式正是抓住时下年轻人愿意为短暂快乐埋单的心理,让盲盒成功打入潮流玩具爱好者的群体。

电玩“战利品箱”或成下个取缔目标?

随着赌博与游戏之间的界限日益模糊,电子游戏中的赌博元素越来越受到关注,尤其是常见于电玩的“战利品箱”(loot box)。

战利品箱犹如虚拟世界的神秘盒子,玩家须付费购买,才能得到盒子里的“战利品”,也就是有利于玩家胜出的游戏配备,而其中不少消费者是孩童或青少年。

学生戴书扬(25岁)从16岁开始为游戏充值,单是在米哈游的《原神》这款游戏上,他就为抽奖累计花费1600元。

辅导员陈汉锡在谈到青少年购买虚拟战利品箱的问题时表示担忧。他提到,一些青少年在玩游戏时难以把控界线,为了游戏里的排名,会花费超过自己可负担的金额去买一个“虚荣”,这是家长须关注的问题。

新加坡内政部兼永续发展与环境部政务部长陈国明,今年3月在国会答复议员询问时说,靠运气的战利品箱只要不设套现途径,即无法将虚拟奖品兑换成现实生活中的金钱或商品等,在新加坡法律下不算赌博。尽管如此,赌管局下来仍会对提供战利品箱这类较低风险产品的业者,推行类别执照制度。

上一篇新闻

专业 | 玩暴力电子游戏会影响孩子们的身心健康吗?

下一篇新闻

Hiverlab利用动作捕捉技术帮助人们理解焦虑

评论

订阅每日新闻

订阅每日新闻以免错过最新最热门的新加坡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