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3月03日 星期日

新兴市场丨印度追溯征税被起诉 被迫赔偿10亿美元

8月初,由纳伦德拉•莫迪领导的印度政府向议会提交了一项法案,旨在废除对2012年5月28日以前发生的涉及间接转移印度资产的跨国交易追溯征收资本利得税的法律条款。


当地时间8月9日,印度议会上议院批准了这一提案。目前该法案已得到印度总统拉姆·纳特·科温德的同意,正式具有了法律效力。


印度在2012年5月28日通过《1961年所得税法》修正案,允许政府对1962年以后发生的任何涉及间接转移印度资产的跨国企业间交易追溯征税。这一条款在过去的10年里一直是国际投资者心中的一大痛处,使印度营商环境对于国际投资者的吸引力大打折扣。


新兴市场丨印度追溯征税被起诉 被迫赔偿10亿美元

图片来源:Financial Times


此次印度改回税法有望使17起因追溯征税法而引发的税收纠纷案件画上句号,其中最具争议的一起便是印度政府与凯恩能源长达10年的税收纠纷。


印度政府表示愿意向凯恩能源偿还此前根据追溯征税法案没收的约10亿美元资产,但前提是后者需要同意放弃针对印度政府的所有尚未了结的诉讼。


多年来,凯恩能源的业绩受这场税收纠纷的拖累一直止步不前。如今,这一旷日持久的纷争能否画上句点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凯恩能源接下来会做出怎样的抉择。


8年前交易被追缴税款,10亿美元资产遭没收


凯恩能源(Cairn UK)是一家总部位于英国的跨国石油和天然气勘探开发公司,在印度有着很大的业务规模。2006年,凯恩能源对其印度业务进行重组,成立印度凯恩能源(Cairn India)独立子公司,并将其在泽西岛注册的全资子公司Cairn India Holdings Limited的全部股份转移给Cairn India。2007年,Cairn India在孟买证券交易所完成上市。2011年,Cairn UK将Cairn India的多数股份卖给印度矿业公司Vedanta ltd,交易价格87亿美元。


新兴市场丨印度追溯征税被起诉 被迫赔偿10亿美元


2012年5月,印度通过对《1961年所得税法》的修订法案,允许政府对此前发生的涉及直接或间接转移印度资产的跨国交易追缴资本利得税。


2014年,印度税务部门根据这一修订法案认为,凯恩能源在2006年的股份转移涉及间接转移印度资产,要求后者补缴2049.5亿卢比(按当前汇率折算约为27.5亿美元)的资本利得税,并以凯恩能源拒绝补缴税款为由没收了Cairn India在当时价值10亿美元的10%公司股份。随后,印度政府出售了这些股份,同时没收了股息收入。2015年,印度政府又向凯恩能源开出16亿美元的税收罚单,导致后者股价随后大幅下跌。


凯恩能源认为由于这一修正法案是Cairn India重组6年后才通过的,因此并不需要纳税。为了捍卫自己的权益,2015年,凯恩能源根据《英印双边投资协定》(UK-India Bilateral Investment Treaty)向海牙投资者-东道国争端解决仲裁法庭对印度政府提起诉讼,认为印度政府追溯征税的做法违反了《英印双边投资协定》规定的公平和平等对待在印投资英国企业的条款,要求印度政府撤销税收罚单,并赔偿经济损失。


去年12月,海牙仲裁庭判定印度政府败诉,认为后者在此案中违反了《英印双边投资协定》,并要求其向凯恩能源偿还12亿美元的损失,加上利息和成本,赔偿总额共计约17亿美元。


印度政府自然不愿偿还这笔赔款,还以《英印双边投资协定》的内容不涉及税收相关事项为由对海牙仲裁庭的判决结果提出了上诉。在判决结果宣布的5个月后,莫迪政府依然没有表现出任何支付赔款的迹象。


旷日持久的税收纠纷给凯恩能源造成了沉重打击,迫使其剥离资产、裁员和限制投资,导致多年来业绩一直止步不前。这些因素叠加2014年和2020年的油价暴跌,使其股价从2012年1月的每股13美元左右下跌至现在的2美元附近。


起因-印度政府推翻最高法院判决,修改税法,对跨国交易追溯征税


凯恩能源一案与十多年前英国电信巨头沃达丰(Vodafone)与印度政府的税收纠纷案如出一辙。


新兴市场丨印度追溯征税被起诉 被迫赔偿10亿美元

图源:Reuters


2007年,沃达丰以110亿美元从和电国际手中收购了和记爱莎(Hutchison Essar)67%的股份,并将其更名为沃达丰爱莎有限公司(Vodafone Essar Limited,简称“沃达丰爱莎”)。


在这笔交易中,沃达丰与和电国际并没有直接参与交易。和电国际通过其设立在“避税天堂”开曼群岛的CPG投资有限公司(CGP Investments Ltd)控制和记爱莎的股份,而沃达丰则通过其荷兰子公司-沃达丰国际控股公司(BV)收购了CPG公司67%的股份,从而持有了和记爱莎的股份。


但印度税务部门认为,注册于开曼群岛的CPG仅仅是和记爱莎的壳公司,这笔交易的对象实质上是印度资产,因此沃达丰有义务向印度政府纳税,并向其追缴税款约29亿美元。


2012年1月,印度最高法院裁定,由于沃达丰与和记爱莎交易的执行地是开曼群岛,超出了印度税务部门的管辖范围,因此沃达丰无需向印度政府缴纳这笔税款。


然而当时的曼莫汉·辛格政府为了弥补财政赤字,不顾国际投资者的反对,推翻了最高法庭的判决,对《1961年所得税法案》第9(1)(i)条进行了追溯性修改,允许印度政府对1962年之后发生的任何导致直接或间接转移位于印度的资产的跨国企业交易追溯征税(以下简称“2012年追溯征税条款”)。


也就是说,尽管沃达丰与和记爱莎的交易地点是开曼群岛,但由于和记爱莎的实际资产位于印度,因此沃达丰仍需向印度政府缴纳税款,即便是这笔交易发生在修改税法以前。


这一追溯性征税条款在2012年5月28日生效,而这笔交易中的被收购方也受到了牵连。


和记爱莎是香港和记电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和记电讯”)在印度的移动通信运营商。和记电讯背后的母公司是李嘉诚旗下的长江和记实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长和实业”)。交易发生当时,和记电讯是现属长和实业的和记黄埔有限公司旗下的上市公司。


2017年8月28日晚,长和实业发布公告称,其全资附属公司和记电讯于当年2月和8月先后两次收到印度税务当局的税款追讨,基础税金和利息加上罚款合计高达3223亿卢比,约合392亿港元。


对此,和电国际在公告中表示,其取得的法律意见指出,印度税务局按追补法例的基准发出这一征税法令,推翻了印度最高法院的裁决,属于违反国际法律。因此,和电国际认为,印度当局不可能有效的对和电国际征收上述税项,且这一法令将不会对公司任何期间的财政状况或经营业绩构成任何影响。


印度政府驳回最高法院裁定,修改税法,对跨境交易追溯征税的做法点燃了其与沃达丰税收纷争的导火线。2014年,沃达丰以该追补法例违反了《印度-荷兰双边投资条约》以及《印度-英国双边投资条约》为由,向海牙常设仲裁法庭对印度政府提起诉讼。


2020年9月,海牙仲裁庭判定沃达丰胜诉,要求印度政府必须停止向沃达丰索要税款,并向后者支付547万美元作为赔偿。而印度政府同样以双边投资协定不包含税收相关事宜为由对判决结果提出了上诉。


追讨赔款,凯恩能源锁定数百亿美元印度政府海外资产


为了应对印度政府拒绝付款的情况,凯恩能源采取的做法是向世界多国司法管辖区申请没收印度政府的资产,作为后者拖欠前者赔款的担保。据报道,凯恩能源在全球范围内锁定了价值约700亿美元的印度资产,资产类别从建筑物到印度航空公司的飞机。


截止到7月初,凯恩能源已在包括美国、英国、荷兰、新加坡和加拿大魁北克在内的法庭提出了这一申请。5月,凯恩能源向纽约法庭对印度国家航空公司提起法律诉讼,要求没收其资产。7月初,巴黎司法法庭授权凯恩能源冻结印度在巴黎价值约2400万美元的大约20处房产。


新兴市场丨印度追溯征税被起诉 被迫赔偿10亿美元

位于印度孟买的印度航空公司办公楼 图源:Reuters


为了让印度政府支付赔款,凯恩能源一直希望英国政府能够出面主持公道,然而由于刚刚脱欧的英国正在积极寻求与印度达成贸易协定,因此对凯恩能源诉求的回应也被放到了相对次要的位置。


一方面寻求英国政府的支持进展缓慢,另一方面,印度政府不承认海牙仲裁庭的判决,凯恩能源不得不采取更为激进的方式来捍卫自己的权益,以及给国际大股东一个交代。


凯恩能源官网资料显示,其前五大股东分别为美国全球投资管理公司MFS Investment Management、贝莱德集团(BlackRock)、安本标准投资管理公司(Aberdeen Standard Investments)、美国先锋集团(The Vanguard Group),以及西班牙资产管理公司Cobas Asset Management,持股比例(截止到2021年8月6日)分别为14.24%、11.31%、6.13%、4.44%,以及3.07%。


除此之外,凯恩能源的股东还包括富兰克林邓普顿基金集团(Franklin Templeton Investments)以及富达国际(Fidelity)。今年1月,包括贝莱德、富兰克林邓普顿和富达国际在内的几家大股东已致函印度政府以及他们各自国家的政府,敦促印度政府遵循海牙国际仲裁法庭的裁决并支付赔款。


改回税法,数百亿美元税收纠纷迎来尾声


当地时间8月5日,印度政府向议会提交废除2012年追溯征税条款的法案。8月9日,印度议会上议院通过该法案,同意撤销对2012年5月28日之前涉及间接转移印度资产的跨境交易提出的税收要求。目前,该法案已经得到印度总统拉姆·纳特·科温德的同意,正式具有了法律效力。


印度财政部官员Tarun Bajaj表示,希望这一决定能向投资者传递一个信息,即印度政府重视税收的稳定性和确定性。有法律界人士将此视为“印度税法史上最大胆的举措。”


废除2012年追溯征税条款惠及的跨国公司远不止凯恩能源和沃达丰两家。Tarun Bajaj表示,印度将放弃17起悬而未决的税收案件,有些案件尚未收税,但连同利息和罚款,涉及的金额大约在135亿美元,涉及的跨国公司还包括制药公司Sanofi和啤酒酿造商SABMiller等。


Tarun Bajaj称,印度愿意向凯恩能源和沃达丰偿还根据2012年追溯征税条款上收的约12亿美元,其中约10亿美元将支付给凯恩能源,其余的2.7亿美元将支付给包括沃达丰在内的其他公司。但前提是,这些公司必须同意放弃针对印度政府的尚未了结的诉讼。也就是说,这场旷日持久的税收纠纷能否画上句号,现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这些公司下一步会做出怎样的抉择。


有分析称,促使印度决定废除2012年追溯征税条款的最直接因素是其在凯恩能源和沃达丰国际仲裁案中的败诉,如果印度政府继续对抗判决结果,拒绝支付赔款,结果只会使其处境更加尴尬。


事实上,早在2014年竞选总理时,莫迪领导的印度人民党就曾攻击当时的国大党政府释放了“税收恐怖主义和不确定性”,称其“不仅使商界焦虑,对投资环境产生负面影响,还损害了国家形象。”因此也有不少人质疑莫迪政府为何直到如今才决定废除这一颇具争议的税收条款。


一个重要因素是应对新冠疫情给印度经济造成的沉重打击。去年,印度经济增长负7.96%,与2019年的4.04%相比下滑12%。面对经济的严重收缩,印度急需通过吸引更多的外国资本来提振本国经济,扩大就业。当前印度正处于后疫情时期经济复苏的关键时期,莫迪政府自然希望通过各种方式来提升印度在外国投资者心中的声誉,进而吸引更多外资。


上一篇新闻

为什么有些被美国打过的国家却倒向了美国

下一篇新闻

中国高校首夺这项世界杯!打破北美高校20年垄断,“没给对手一点机会”

评论

订阅每日新闻

订阅每日新闻以免错过最新最热门的新加坡新闻。